潘多哥斯拉

看一下简介不会死
从小透明做起
很好勾搭但是请不要以后冷淡以对
没有自信玻璃心
不会开车不奔放
请不要白嫖
谢谢
P.S.头像希灵帝国
欢迎同好
PPS.开学了就当我死了吧

真·半夜飙车(福华)

1.只是一个福华的小片段,没有前因,没有后果,续写或者改动机会不大。

2.单纯为了脑子里想的而瞎jb写写...

3.可能会ooc。

4.手机打字,欢迎捉虫。

纽约的后半夜,凛冽的寒风夹着小雨滴。

这时候的纽约寂静得就像刚下雪后的小镇。一些窸窸窣窣的地方已经开始有了活力,但这可影响不了整个街道浑然而成的冷清。

这冷清却被引擎的咆哮声打破了。这咆哮声太响,太霸气,猛的听来宛如野兽的嘶吼。

欧维,这个64岁的男人,被惊醒了。他的睡眠一向很浅,更别提这声音有多来势汹汹。他摆上自己最不耐烦的表情穿衣起床—反正后来他也不大可能睡着了。

引擎声越来越大,最后几乎像贴着他的门口擦过。欧维脸上的不耐烦又加深了几分—要让他抓到是哪个小混蛋—

而引擎声突然停了。

凭着直觉,欧维打开了门,在玄关处,他居然能看见一道车辙印在街道上。来自于两个男人的低低的笑声吸引了欧维的注意。而这声音来自于欧维的房子与另一栋房子的两墙间。这让欧维会想起自己还是个高中生的时候,总趁着杂货店的老板不注意,手法娴熟又以刚好让老板看见的速度顺包烟,和狐朋狗友一起在巷子里抽烟,发出的得意的,劫后余生的笑。他现在当然已经不那么干,但是总有人那么干,一直如此。

坏小子。

欧维进了屋,没有把门带上,而是跑到二楼从一个小房间里拿出了把看上去分量最重打人最疼的扫帚,同时他的耳朵隐约地听见—

“夏洛克...那真是...”

“冷静,约翰...你该叫我埃瑞克...嗯,很常见的一个名字。”

“你不也没叫我查尔斯?”

“别在意,查尔斯。”

英国人?欧维停下自己下楼的脚步,蹑手蹑脚地走到窗边,掀开了一些帘子,昏暗的橙色灯光映着斜飘的雨丝。而欧维有些惊讶地看着一个黑色的物体,占了巷子里很大一部分空间:一辆巨型摩托。怪不得这声音震耳欲聋……这摩托毫无疑问也绝不是什么轻量级的。

欧维以俯视的目光看着正在说话的人—欧维庆幸自己的听觉与视觉一如他年轻时好使。现在他可不想拿着扫帚单枪匹马去赶人了,他现在更多的是好奇。他打量着这两个男人—一个高一点,一个矮一点。高个儿说话的语气总有一种凌人的傲慢,语速很快,不时尖刻的吐槽被称作“查尔斯”的矮个子,而矮个子居然语气不变,显然是习惯了。但欧维并不觉得他们是从属关系,但除此之外欧维就看不出什么了。

“所以,这摩托没油了。”查尔斯说。

“说点我不知道的。”埃瑞克晃了一下他的脑袋,欧维看出来他有一头自然卷。

“你有什么不知道?”

“基本上都知道吧……大可不必嘲讽,约翰。”

“你又忘了。”

“抱歉,查尔斯。”

一阵大约持续了3秒的沉默。

“...所以这摩托就丢这儿了?”

“显而易见。”

“不跑?”

“可怜的查尔斯...用一用你的脑袋好好想想...”

“别用‘你难道还不明白’的表情看着我。”查尔斯音调有些提高。

欧维觉得这对很可疑,不谈这半夜飙巨型摩托的魄力,光是错误百出的称谓就已经足够让欧维认为他们是在逃通缉犯一列的危险人物。

警笛声开始在远处此起彼伏,欧维仍在窗边企图听对话,但他们都沉默了,大约持续了15秒,一个足够警察赶到的时间。

“走吧,查尔斯。”埃尔克闲庭信步,警车挤满了街道,很多人都被吵醒了,灯光却零星。摩托车目标太大,他们被发现了。

查尔斯显然很信任埃瑞克,即使他刚才仍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不跑,但他就这么随着埃瑞克的脚步,在警察“Hands up”的呼声下双手举起,走到警察的控制范围内。

欧维下了楼,他才想起他还没有关上门。而他其实不是多事的人,只是觉得怎样都要下去看一眼,他不知道为什么,但直觉告诉他他应该那么做。

红蓝的光闪烁交织,令门口的欧维一时眼花。警笛声正面席卷过他的脑袋。他看见警察用手铐铐住他们,企图塞进车里。突然埃瑞克像他的方向转了一下头,向欧维眨了眨眼。

他早就知道欧维在听他们说话。

下一秒车门关闭,他的同伴被送进另一辆。

几辆警车呼啸着开走了,警笛还是在响。却还是渐行渐远。

小街又重新变得寂静。

欧维又站了一会儿,才转身进门。关门的声响又惊得一只猫叫了一声。






...求不白嫖。

评论(2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