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多哥斯拉

看一下简介不会死
从小透明做起
很好勾搭但是请不要以后冷淡以对
没有自信玻璃心
不会开车不奔放
请不要白嫖
谢谢
P.S.头像希灵帝国
欢迎同好
PPS.开学了就当我死了吧

循环劫(界限)part.4

1,ooc预警

2,小学生文笔注意

3,逻辑死亡

4,不知道自己写的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5,纯手机打字欢迎捉虫
















#

嗒、嗒、嗒……

鞋跟敲击地面的声音清脆悦耳,在寂静的车厢里激起一阵阵回声。

声音的主人是一个约莫一米八的男子,面容姣好,而自然微卷的头发更无端地使他的容貌拥有了惊人的吸引力。他的神情轻松,胜似闲庭散步,他的嘴里甚至溢出了细碎的歌谣:

“一个人~无法殉情~,但是但是,两人携手,就能成功,多美好……”

突然他停下脚步,歌声也嘎然而止。他的视线被一个少年吸引。

少年一个人兀自地蜷缩在角落的阴影里,头埋进了腿间的空间,他的手分别紧紧地攥住另一只手的袖子,银白色的头发随意地搭在了肩膀上,头顶的发旋彰显了主人的可爱。

这是一个极端缺乏安全感的姿势。

太宰挑眉表现了他的惊讶,他走到少年的对面,开口叫他:

“喂,少年!”

少年听到了他的话,像是惊到了一样颤抖了一下,随即缓慢地抬头。看到太宰的时候他的眼睛空茫一片,不过那紫金色的眼睛仍然尽职尽责地吸引着太宰的目光。

太宰这才发现少年的那一端相比于其它地方长的过分的鬓角。发丝随着少年的动作轻轻拂过空气,就像上好的流苏。

过了一会少年的眼睛恢复了神采并成功地将焦点放在太宰身上后,他才如梦初醒般嘶哑着开口:“啊……请问,您是……?”

他说得很慢很慢,每一个发音都字正腔圆;也很轻很轻,仿佛下一秒他就会悄无声息地消失了似的。

太宰的瞳孔收缩了一下,似乎是讶于少年如同机械般复诵的语气。他缓缓开口,声音低沉地就如在少年耳边喃喃:“少年你……又是谁呢?”

“我……”少年开口,他的声音不那么僵硬,似乎正在渐渐习惯发声,“我是敦,中岛敦。”

“我的名字是太宰治。”男人笑盈盈地开口,对着少年伸出手,“站起来吧,敦君。”

敦君,敦君。

男人叫得那么熟捻,仿佛这几个发音已经无数次划过他的嘴唇再挥发到空气里去,深深地刻在骨子里。

中岛不由自主地将手伸了出去,张开了嘴巴下意识地重复着男人的话,只不过却没有出声。

他一定是被蛊惑了。

中岛这么想,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想。

太宰将中岛从地上拉起来,少年因为太久没有变化姿势而有些踉跄,他重新调整重心站好后,听见太宰说:“敦君,你知道我们现在在哪吗?”

“不知道。”中岛诚实地摇头。

男人露出笑脸,也跟着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呢。”

“那么,太宰先生……”中岛开口,这时他的声音再没有了怪异之感,纯粹是散发出了独属于他这个年龄略带青涩的少年嗓音。

“不要说话,敦君。”太宰摆摆手示意安静,中岛也随之屏息,“这个车厢,真是安静过头了。”

中岛想要再一次张口说话,车厢里却是像要反驳太宰的话一般,响起了一个声音:

“请……不要走,请陪着……我……”

那声音如泣如诉,似哭非哭,也听不出来男女,只是莫名地具有煽动性,仿佛浮世绘中的女鬼且歌且舞来到你面前幽幽诉说自己的生平,带着一种让人潸然泪下的悲伤意味。

中岛觉得自己的精神遭受到了雷霆般的重击,等他反应过来时,眼泪就像断了线,止不住地流。不管他怎么用袖子擦拭,泪水还是会很快模糊视线。悲伤大口噬咬着他,吞噬着他的心脏,使得他的身体不断地痉挛。

可这时他居然听到太宰轻佻地大声答道:“要是您是一位佳人,也许我可以考虑考虑。”

危机感从心中升起,直觉使他抓住了太宰缠着绷带的手,猛然向后拽了一下,太宰也随着他的动作向后倒退。

一只骨瘦如柴的青白色的手出现在了太宰刚才站的肩膀的位置,那只手没有找到他原本的目标,在空气中胡乱地抓取。

“谢谢啦,敦君。”太宰转过头对着中岛说,脸上依旧笑眯眯的不见紧张。

“不过现在敦君。”太宰表情严肃起来,整个脸随着他表情的变化变得冷酷严峻,他的眼睛反射着列车车灯的光,像一匹精明的狼。

“我们得认真起来了。”

从四面八方出现的手多了起来,甚至伴随着令人心颤的呜咽声。

男人将少年护在身后,手拉住中岛尚还在颤抖的手,开始奔跑。

他们跑得那么快,仿佛跑过了时间,跑过了黑暗。他们中间只隔了短短两臂的距离,他们的手紧紧相握在了一起。



评论(1)

热度(7)

  1. MO桑潘多哥斯拉 转载了此文字